七謎—茨木的角

图文双休双烂的一个概念#
目前文三天一更,晚上5點發文。

FB:七谜
微博:就是要叫仟莫
FB連結→facebook.com/sevenmeeeee

关于A03扫文的小小科普

好实用
记录个呗

大隐隐于世:

我要码住以防万一


盾铁ship-英文扫文号:



如果有姑娘想去AO3扫文,几个小小的科普如下:




(AO3网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无需翻墙。这是英语类同人文的主要论坛之一,同时包含部分其他语言的文章。看文或下载无需注册。)




①分级(Ratings)




G(General audiences):全龄向,几乎没有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部分,无车无暴力无伤害无人物死亡,安全又健康;




T(Teen and up audiences):青少年以上,涉及车/暴力/伤害等描写但不详细,举个栗子,调情make out之类可以归为T级但不可以有实际性动作;




M(Mature):成熟青少年级,有不少车/暴力/伤害等描写,但不会很生动详实。如果这是一部电影,那么重点片段不会删减但需要打轻微码;




E(Explicit):成人级,这大概我看的最多的部分……未成年人不适合,因为有详细的车/暴力/人物死亡/其他莫名其妙的成人级情节。包括BDSM。未成年姑娘记得绕道哦。




N-R(Not rated):因为某种隐秘的理由,作者选择不分级。例如出于懒。








②预警(Warnings)




这部分五花八门,常见预警包括BDSM、详细的暴力描写、主要人物死亡、Bad Ending、未成年性爱、动物虐待等。有些预警十分重要,比如‘主要人物死亡’。瞅一瞅预警是有必要的。








③背景领域(Fandoms)




同人的出处,包括MCU宇宙、616宇宙、AvAc等都可以在这里选择。








④人物/配对(Characters/Relationships)




放在一起说啦这两个,就是选择故事的人物和配对。一个故事一般只有1-2个配对,当然有些类型可以有多个。




当然攻受是不分的,谁上谁下到了床上才揭晓。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⑤补充标签(Additional Tags)




更加五花八门而且很有用的部分,想要的同人风格、AU选择、标签都可以在这里选择。




常见的有Fluff(幽默搞笑风)、Angst(包含虐的情节)、Alternate Universe (架空宇宙,例如Soulmate-灵魂伴侣/HighSchool-高中架空/ABO Dynamics-ABO宇宙/Canon Divergence-分离原著的情节)、Hurt/Comfort(虐与安慰),还有Tony Stark needs a hug和Tony Stark has a heart这两个在Tony有关情节里比较出名的标签。








⑥其他还可以选择交叉宇宙(Crossovers)、完结状况(Completion Status)、字数和Po文时间。








以上是Include的内容,如果有想屏蔽的内容可以如上选择Exclude部分。








好啦祝扫文愉快 ಠ v ಠ 














我們面對面,飲下最後一杯酒

*第一篇在這喔

*黑鳥戀人 祥X實沙緒同人

*看法那邊有關於祥的據透

*OOC有


  在開始之前,我想先說一說我對於祥的看法。

  這部漫畫我第一次接觸到時我國一,那天就在畫店隨便找了部長篇漫畫來看而已,當時沒想過會這麼喜歡一個角色,喜歡到每次想起他的事就心疼,想要給予他一個好的或是有點未來的結局。

  第一次看我其實並沒有特別喜歡祥,就覺得他似乎會成為威脅到匡跟實沙緒感情的人,後面的劇情也證實了我當時的猜測,但我並沒有特別討厭他,只覺得「喔,他做了這樣的事情」這樣子。

  後來在國二時我重看了,也許是因為看過了一次,這次我沒有沉迷在男女主的感情上,而是開始注意到其他角色的感情。

  這時我發現,祥也許並沒有他表現的那麼壞,他也許並不是絕對的「壞人」。

  祥一開始對實沙緒的好能歸類在為了與她打好關係並以此利用,即使是打著傷害的目的接近她,明明有那麼多機會,但是祥也沒有真正做出會使實沙緒致死的事情。

  祥在當年要搬離實沙緒家隔壁時,因為忌妒匡也因為見實沙緒那麼傷心,他對實沙緒施了消除記憶的咒,導致實沙緒甚麼都不記得,僅記得有那麼一人對自己說過他會回來取自己為妻。

  祥最初並沒有想要傷害匡,打從祥出生起就不停被要求,不斷的學習不斷的練習,父親希望他是個強大有能力的妖怪,卻又害怕著他。

  他怕祥會重蹈覆轍,走上自己曾經走過的路,所以父親對祥總是不溫和,沒有給予他關愛。

  沒有人教會他如何去愛,也沒有人讓他知道自己是被愛著的。

  祥曾被一隻小狗咬傷,那隻狗的下場最後死了,此後本來就因祥不親近人而害怕他的人離他更遠了,身邊的僕人總是換了又換,最後所有人都去親近那溫和有禮又近人的匡。

  越來越多人希望匡能成為當家,最終祥被換下了位置,匡成為了下任當家人選。

  在匡與實沙緒兩人在一起後,祥發現自己在不為自己爭取點甚麼,就會失去所有,實沙緒是自己從小到大,唯一害怕自己也沒有離開的人。

  祥去做了爭取,去嘗試過了,最後卻依然失敗。

  原本事情就會著麼結束,祥卻被強制的復活了,他劫走沙緒後完全沒有傷害她,只是靜靜地等待,等著匡到達來結束一切。

  在即將死亡時祥沒有掙扎只是走向實沙緒,走向唯一對他釋出善意的人,從出生到死亡,他只得到過一個擁抱。

  這樣一個令人心疼的角色,我真的很愛,他要的其實不多,他其實也不壞,只是從來沒有人教過他「愛」。

  我找不到一個他其實該擁有的結局,所以我這七篇以他與實沙緒為主角,希望就算無法讓他們在一起,也能給祥一個有希望、原本應有的結局。

  我會說祥「原本應有的結局」是因為,實沙緒最初愛上匡是因為多少受到那句「我會回來。」的影響,在他記憶中有人說過那麼一句,但長樣甚麼的都不記得,所以實沙緒一直以為匡就是自己小時候記憶中的人。

  如果當時實沙緒沒有被消除記憶,或是祥早點出現一切是否都會不同,我每次在重看或是回想時總會這樣想到。

  不知不覺打了一千多字的嘮叨,打到一些部分是邊哭邊打XD

  就不廢話,底下正文開始W


-----------------------------


我們面對面飲下最後一杯酒  祥X實沙緒

  「好了,我們快點開始吧。」祥從桌子上的衛生紙盒內抽了兩張出來,擦拭著早就被擦過無數次的陶瓷杯,接著將桌上的酒杯倒入瓷杯。

  實沙緒沒有給出回應,只是依然坐在窗邊看著最初被劫來的方向,她已經坐在那許多天了,無論祥是從最早的威脅到後來好言相勸都沒有改變過。

  不吃不喝,凡人之軀怎可能承受得住?

  「匡很快就會來的,剛收到消息她已經在山腳。」祥將視線從杯上移開看著眼前的人,「在他來到之前,先解決我們的問題。」

  聽見匡就要來了實沙緒這才從窗邊轉過頭,但她還是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看著祥。

  祥朝她推了推酒杯示意她接過,拿過杯子發現是熱的,裡面的酒也冒著溫熱的煙,帶著酒清香的煙輕撫過臉上,別於窗外一直吹來的風很是舒服。

  實沙緒喝了幾口後看著祥,「我們,有什麼問題還沒解決的嗎?」祥淡淡的笑了。

  「其實不該說是『我們』的問題。」祥將自己杯中的酒一口飲盡,又到一杯後才重新開口,「是我的問題,只是想讓你知道罷了。」

  祥伸出手展示著上面的黑色痕跡「我活不久了,這個在沒多久就會變不我全身,接著我便會死去。」實沙緒錯愕地看著身到自己眼前的手。

  上頭黑色痕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蔓往上蔓延。

  「一定,」才剛開口實沙緒就停住了,一定怎樣呢?

  一定有辦法解決的,是要這樣嗎?解決了之後在看著祥殺掉匡嗎,或是看著匡殺死祥?

  哪個,都是實沙緒不願意見到的。

  祥沒聽見下文就猜到了實沙緒想說什麼,他只是將實沙緒手中的酒杯到滿,接著坐在實沙緒對面,「我們還沒好好面對面喝過酒談過話吧。」說罷就揚了揚手中的酒,喝了第一口。

  實沙緒見狀也跟著喝了一口,兩人就沒有再開過口,直到裝酒的酒湖到盡祥才再次開口。

  「我已經讓人都離開了,一樓的大門出去後左邊有條小路順著走進能見到他了。」

  等聽見門關上的聲音後祥才坐回實沙緒原本坐的位置,看著窗外的樹林,沒多久就見到一群人飛過那樹林,沒有見到匡在那裏面,看來是要找自己。

  祥趴在桌上地上了眼,黑色痕跡已經蔓延到了胸口,靜靜等待最後的時間到來。

  自己一直忙碌著,追求著或是說被迫追求著什麼,現在終於可以放下鬆了。

告白太太啊啊啊啊啊啊

klyommoon:

变装play已经满足不了我了。
我要,写,人 。兽!!!!!!(当然不是正在写的这一篇)
关键词:暗巷组 悬疑惊悚 短篇
以及大概会用一个没尝试过的手法来写。

紫雛菊【酒茨】五

這篇差點趕不出來><

已經確定無法五篇完結了#

不知甚麼時候能完結啊,每次都會超出自己控制(

此篇

茨木/酒吞

  進屋的茨木沒有理會一旁投來好奇視線的紅葉,逕自走向自己的小房間,那房間是在他要求之下又將小屋牆壁打穿,屋外加蓋。

  茨木進了門後就靜靜坐在床上,盯著之前跟著酒吞進城所買的白色絨毛娃娃,頭上除去有腥紅的角,那眼睛顏色及白色絨毛與自己無異,也許正是因為這樣自己才會在第一眼便喜愛上這無生命之物。

  城內步伐本就快,自己若是還未離開原先待的小村子,也許還能讓自己跟上摯友腳步,但在森林內除了紅葉與摯友以外便無他人能交談,更別提生活速度,因為這種種因素,自己與摯友在入城沒多久便走散了。

  「酒吞、酒吞?」茨木皺著眉在人群來往的熱鬧市集來回走動,想在其中看見那帶自己躲避追兵,給予一個可歸去地方。一次次經過市集門口,一次次看著不同身影經過自己,重複梳理自己被紮起的頭髮,握緊了髮帶上的鈴鐺,想從這行為裡獲得安心。

  手上重量突然一輕,感覺不對勁連忙將手放下,攤開手掌後只見應該係在髮上的鈴噹,看來是髮帶被自己扯斷掉,被紅葉紮起的一頭白髮散落肩上。

  怎麼就斷成兩截,這質量也太差了些,茨木楞楞望著中迅速褪色的鈴鐺,原本鮮豔如同楓葉現在漸漸轉變成膝下太陽般的金黃。也許不能說是褪色,總之顏色就是變成並非原本顏色,隨著鈴鐺一同變化的還有茨木,一頭蓬鬆白髮以肉眼可見速度快速生長,在蓬鬆白髮中竟是長出兩個角,長短不一卻清楚可見。

  身體的變化茨木本人毫無感覺,只覺得怎麼越來越多人盯著自己,眼神逐漸透露出驚恐,直到他看見設立在一間甜點店前的鏡子反射後才發覺。「這是,怎麼回事?」另一隻手撫上剛長出的鮮紅崎角,「我……」話尚未出口就被尖叫聲打斷,「有妖怪啊!!!」茨木楞神了幾秒。妖怪嗎?看著鏡中自己,再回想當年自己在誕生的村子內時自己被人起的稱號。

  嘴邊勾起了一抹微笑,是啊。自己正是鬼之子,怎麼不是妖怪呢?眼神從鏡子離開,望向一旁路人,既然是妖怪那就開始做妖怪該做的事吧。在心中下定決心後便撲往一名男子身上,或許是身體嬌弱或是驚慌過度,居然沒將茨木推開,茨木抓到機會直接以手刨出那人雙眼往嘴中吃食,頃刻間那市集充斥恐懼的尖叫聲還有痛苦哀號。

  等到酒吞買完東西發覺茨木沒跟在身邊繞回市集時已經只剩下屍體與渾身沾血的茨木。

  酒吞不耐煩的嘖了聲,上前就是一巴掌往茨木腦門上拍,回過頭的茨木頭上崎角比剛才照鏡子那更加長了,原本烏黑雙眼也被金色取代,像是剛才被他握在手中的鈴鐺變色後那樣,失去原本顏色被覆蓋取代,再也回不去。

  茨木一見到酒吞就伸出雙手準備往他強壯手臂擰,不知道擰斷後會噴出多少鮮血,這人看起來真是美味,真期待聽見他的哀號聲,在他雙眼見證下品嘗他的鮮血還有四肢。

  看見酒吞的茨木很快在心裡做好等等該怎麼料理眼前人的打算,卻不料伸出的手直接被那人握住,「小鬼你鬧夠沒?」酒吞冷冷看著眼前失去自我神智的茨木,出聲問他到底想怎樣。

  茨木忽略他的話,只是掙脫開繼續往目標前進,然而沒多久在聽見一句真麻煩後便失去了意識。

紫雛菊【酒茨】四

終於要進入長大後彼此感情的部分了

要嘛就是超出五篇要嘛就是最後爆字數((

此篇

*OOC有/私設/酒茨/酒紅

  「這個給摯友!」茨木手中高舉在森林採到的野果,手裡舉著兩個懷裡則是抱了一堆。

  時間過得非常快,酒吞在只有自己與紅葉生活時從來沒想過時間這東西竟然是如此的快速,如此容易流逝,直到茨木的出現,看見他一天天成長,從不安害怕到現在的聒噪,更重要的是逼近自己的身高才發覺這件事。

  茨木維持著高舉果子的姿勢一路向酒吞奔跑而來,遠遠的酒吞就看清茨木所拿的果子,那東西酒吞很是熟悉,就在小屋旁有一堆。那是雛菊結出的果實,可以用來舒緩生理不適帶來安定心神的作用,在被紅葉「收養」的後年看她被月事折磨的在床上躺了三天,第一次踏出森林就為購買能舒緩不適的物品。

  想起入城那天自己四處尋找大夫,從來沒遇過女子月事酒吞見魔女那樣還以為是得了重病,逮人就問哪兒有大夫能外出治病的,後來還是一名入城添購藥物的好心婦人見她著急樣子詢問發生何事,才知道原來那不是病,是女性每個月都會發生的事,這次會特別不舒服可能壓力太大或是涼的吃多才導致,回去讓她喝點熱水抹點經由就能解決。那紫雛菊也是那次入城買的。

  酒吞接過果實看見上頭有不少花瓣,「茨木你是怎麼搞的。」茨木聽出酒吞聲音裡的不滿,「摯友,吾做了什麼嗎?」酒吞雙手環胸看著現在只比自己矮上一點的茨木「不要亂拔花上頭的東西,還有本大爺不是你摯友。」酒吞對這只比自己小上幾歲的人沒什麼耐心,他經常破壞自己跟紅葉兩人的獨處,加之還非常聒噪,不知從何時起他就對著自己摯友摯友的喊,連晚上睡覺時都會聽見「摯友」二字在耳邊徘徊不散。

  「摯友是摯友!」茨木反駁,「吾聽摯友的話,但唯獨這句難以認同。」話音裡能聽出他對此話極度的不滿。「茨木你可知『摯友』二字涵意?」酒吞決定要在今天把這是給解決,每晚都能聽見那呼喚聲即使內心在強大的人也會崩潰,「吾當然懂,不就是感情好的兩人?」酒吞笑了一聲,聽不出他聲音裡的意思,「感情好的兩人,而且要非常好。我不認為我們有到那地步。」茨木聽見這番話張嘴像要說甚麼,最後只是垂下頭應了聲,隨後就走過酒吞身邊進入屋內。

  就這樣?心底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畢竟以自己對茨木那傢伙的認識不像是會這般沉默的人,剛才也正一臉不滿反駁自己,怎麼那麼快就接受。

  罷了,就這樣接受太好,原本還以為要花上許多時間,能幾句完結束真是再好不過。既然已經結束談話自己也沒必要再外頭待著,剛剛沒有進屋說只是不希望打擾紅葉休息,她昨晚才剛從平安京回森林,也不知從晴明那受了什麼刺激,精神打一看見她就不是很好。

  晴明那老傢伙最好是別做了什麼傷害紅葉的事,不然自己定會去平安京將他名聲還有寮全部破壞。

紫雛菊【酒茨】三

這篇就是茨木的主場啦/

不過較多過去的敘述,對茨木過去沒啥興趣的可以自行略過不看

此篇

*OOC有/私設/茨木/

  茨木靜靜跟在酒吞身後往森林更內部走,一邊走一邊思考自己怎麼會跑到森林內,說來還是因為自己偷竊了許多戶人家還有殺人罪的關係吧。

  想起自己被追殺的原因心底就一陣好笑卻也讓人心痛,打出生起就因為自己與父母甚至村人別於不同的髮色關係,被父親厭惡連累了母親,父親認為母親與他人然有染,不然怎麼會生出一頭白髮的孩子?

  母親雖然被自己所連累卻沒有憎恨自己,反而是在自己被父親毆打受傷過後送上溫熱肉包子與治傷用的藥草,父親的毆打幾乎三天一次,沒被打的日子還是因為父親要去村外幫忙採集物品不在家中。

  母親就是自己灰暗生活中唯一溫柔,但生活中的唯一溫柔在前年離開了自己,那幾日連續下著大雨,母親身子本就弱加上那幾日不小心淋了雨,一回家中就直說身子不適睡一覺就會好,卻沒料到隔日發了高燒,濕涼的布剛蓋上額頭很快就要再換下,村里大夫因為自己的異常不願進入家中,直喊家裡有鬼進而影響了母親。

  原本周遭鄰居有時會送點食物來家中給母親補補身子,聽見這番話後連面都見不上,最初還能靠家中食物補給,但後來沒有看大夫治病連營養的食物都沒有了,母親得不到一絲營養很快地便撒手人懷。

  父親那時因大雨沖斷連接村內外的橋樑,在母親下葬後才回到家中,得知母親的死亡後不住又是一陣毒打,後來是鄰居怕打死人增加陰氣才將父親架開。

  在兩年後母親的忌日上父親喝多了,對著母親墳頭喊著若是沒有與妳成親生下鬼子,我的日子會比現在好上許多,會與大戶人家小姐過著幸福無憂的生活,更不用在妳死後養這恐怖玩意。

  聽見這番話的茨木一股火氣冒上,只覺得眼前充斥灰色煙霧,事物都朦朧不清等到回過神父親已經被自己殺死,幾乎無法辨認是什麼,只剩下一旁滾落地的頭顱能得知是誰。

  消息很快傳開,女性村民舉著火把,男性村民手拿刀劍大喊著要替天除妖,殺了怪物。

  自己只是一凡人罷了,這頭白髮也不是自己願意。想到這剛好抵達那間破爛小屋,酒吞停頓了一會腳步,心裡想茨木知道紅葉是魔女嗎?

  茨木當然不知道,但剛進屋子就見到紅葉指揮那比酒吞還高的鍋子倒液體進在城裡食材店內會出現的心型模型內。那視覺與心靈的衝擊雖然很大,但是也許是因為酒吞剛剛帶他回屋子,讓茨木心理挺安心,並沒有像當年的酒吞眼一閉身子一晃直挺挺往地板倒下去。

  如當年紅葉頭也沒抬就知道酒吞「清醒了」這事一樣,紅葉認真盯著鍋子倒液體不時更換倒入液體的格子。「你撿了個小孩。」酒吞點點頭,將小孩往紅葉身邊帶,「我看他似乎是個逃亡者,就把他帶過來了。」說話的同時還指向周遭環境,「你這亂成這樣,多個人整理比較輕鬆。」言下之意就是這小孩不會逃跑可以安心使喚。

  紅葉輕嗯了聲表示同意,反正只要不會打擾到自己的生活就可以,自己當初收養酒吞也是因為自己嫌整理麻煩,「孩子,你叫什麼?」紅葉說這句話時酒吞忽然好像見到了她當初勾著邪笑問自己名字那樣子。

  「我叫茨木。」有著一頭白髮的少年說出自己名字,風從窗外吹進屋內,帶來外頭所種的紫雛菊花瓣,就像是在預知未來三人的感情。

紫雛菊【酒茨】二

剛稍微想了下從大剛到成文,大概會超出五篇......

希望能在我的控制內#

裡面有提到青年跟少年,上網查了一下,少年大約14歲或以下,青年則是18歲以上20歲以下。

此篇

*OOC有/私設/bug也有/酒紅/HE

  「幫我拿外面灰色的藥草進來。」紅葉在屋內朝充外大聲吩咐,酒吞聽見後稍稍翻了個白眼,用膝蓋想也知道紅葉又要給那人類男人做藥,說什麼那藥可以強壯體魄,也不想想自己都被對方婉拒多少次。

  那老男人有什麼好的,還不如自己年輕強壯,酒吞看著自己因長年搬運柴火、鍋物等物品而長出的肌肉,心裡默默想。

  距離被紅葉「撿」到那天已經過了十幾年,當年那勇敢拿著竹子要對抗魔女的小鬼頭已經成長為一個健壯的青年,不,應該說是成為一個老媽子一般的青年。

  輕嘆了口氣,酒吞還是將那一大鍋灰色東西搬進屋內,「我說,你一直煮這些東西也沒用,他也不會接受。」紅葉聽見這番話從那冒著紫色煙霧的鍋中抬起頭瞪著酒吞,「晴明大人之前只是身體不好無法出來接待我,這禮物我想輕手交給他,所以才又拿回來。」紅葉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不、是、他、不、收!」真是的,當年那個懵懂又可愛的孩子去哪了,現在這個真是分分鐘讓自己想打死。

  酒吞並沒有接話,只是轉過身將紅葉剛才準備食材所製造的垃圾打包好準備等等拿去森林內埋,外面的人會覺得恐怖就是因為這原因吧,酒吞將羊骨頭從燃燒殆淨的木柴旁拿起,細碎的骨頭加上一般人也不會分辨人骨跟動物骨頭造就了森林魔女吃人的傳聞。

  酒吞邊想邊拿著剛整理好的廚餘跟骨頭在離小屋一段距離的地方準備挖洞掩埋廚餘,雖然說可以放著讓他自然腐敗,但由於小時候都在附近遊玩不想聞到廚餘味所以都會埋起來,這習慣就這樣一直維持到了長大。

  就在埋好後卻聽見細微的騷動聲,在風吹不進來森林內除了自己與紅葉走路外不該有這樣的聲音,酒吞就著方才的蹲姿又往下壓了壓,同時間思考如果是野獸自己該跑還是跟他對打,但除了剛才的聲音以外就再也沒聽見任何聲響,是自己聽錯了嗎?

  才準備站起身回屋子就在前方傳來講話聲,「呼,離……離開了嗎?」那是一個少年的聲音,話語間還在喘息,不知道是因為奔跑過後還是緊張造成。

  酒吞估摸著就一小孩兒也不能對他怎樣,就在原地站起身子往前走去,「你是誰?」被刻意壓低的聲音加上森林內樹枝與樹葉之檔了絕大部份光源,由下往上看過去只能見到一龐然大物矗立,這情景嚇的茨木發出了一聲尖叫「啊—————!」

  這森林深處怎麼還有人,難道是官兵嗎?茨木心裡絕望的想著,這次自己大概真逃不了了,體力在剛才逃跑的路上已經消耗殆盡,現在只能看著這人把自己抓回去,接著上刑台受死,這樣想著腦海也浮現出了畫面,身體不顫抖著。

  酒吞手摀住耳朵,被剛才的尖叫聲吵的皺起眉頭,「喂,小鬼你叫什麼?」酒吞居高臨下的望著眼前抖著身子還在喘息的少年,「吾、吾名為茨木,求大人放過吾!」酒吞聽見放過二字一挑眉嘴腳勾起一抹笑,看來是逃亡者,沒想到能在這森林深處遇上除了自己與魔女以外的第三人。

  「茨木你跟本大爺過來,保你不會被抓。」茨木聽見此番話半信半疑的站起身子跟在酒吞身後走,以為自己遇上了好人要帶自己去避難。

  這時酒吞心理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以後自己不用常常看見紅葉為了晴明忙東忙西,帶個打手回去能省下不少麻煩事。

紫雛菊【酒茨】一

求了茨木一年多還是沒抽中,這祭品文希望寫了抽中。

預計一篇1千字,大約5篇完結。

裡面有稍微提到紅葉對晴明的感情,並不多,可以斟酌看。

這篇茨木還沒出場。

唉,今天最後一天放假還有五項作業等著我,我卻在這寫文((

此篇

*OOC有/私設/酒茨/酒紅/HE

  森林內一間破舊小屋前佇立著一位黑髮少女,現在她正一臉疑惑的盯著眼前不知哪冒出的小鬼。

  倒在地板上的酒吞其實清醒了一段時間,只不過身上因族人的追打以及在森林內被野獸攻擊所受的傷使他無法爬起身子,才剛蓄了點力就見到一旁小路裡走來了一名黑髮少女,他當下決定先假裝昏迷在看情況做決定,畢竟在森林內的破舊小屋以及一名少女,這怎麼看都像是被流放的人。

  「你是誰?」少女在觀察一陣後蹲下了身子推推那髒小鬼,既然決定了裝睡當然就要裝到底,因此酒吞沒有回應少女的提問。「真麻煩啊!」少女皺起眉嘆了口氣後將屋子的門打開,接著莫名的酒吞感覺到被一股力量抬起,偷偷睜開一條縫看向少女,以為自己是被少女所抬著卻沒想到少女離自己可遠著。

  自己正被奇怪的東西抬起,這認知嚇的酒吞顧不得裝睡,連忙站起身子踏上地面。聽見腳落地的聲響,「肯起來了?」少女頭也不回的對酒吞說,「你……你是誰?」酒吞退後了一步,手碰上了放置在一旁的竹竿,順手就將東西握牢在手掌中朝少女豎立。

  少女轉過身子歪著頭對酒吞反問「我是誰?」,酒吞點點頭將竹子往她身前又近了點。「我叫紅葉,」紅葉頓了下唇邊勾起一抹笑「不過世人更愛叫我魔女。」

  魔女這名詞讓酒吞幼小的腦袋終於在經歷逃亡及被驚嚇後成功當機,搖晃著身子沒幾下便往後倒下去。

  對此紅葉深感無奈,自己不過是把是人給的稱號給說了出來,怎麼這小子就嚇昏了過去,難道魔女這詞真有那麼恐怖,虧的自己還滿喜歡的說。

  紅葉在消沉沒多久後重新打起精神,將髒小鬼搬到了稻草堆製成的床上後又把他剛剛手中握的竹竿歸回原位,把被他那一撞亂成堆的竹竿們重新排列整齊。

  就在紅葉重新打掃房家的過程中酒吞醒了,他先是左右看看,愣神幾秒後想起剛剛所發生的事,他手撐著後面床鋪腳往前用力蹬,同時尋找有沒有可用來防身之物。

  「你別亂了。我可好不容易才整理好,要是又被用亂我就要瘋了。」紅葉緊張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她收起原本危險的笑臉坐在一矮櫃上,「放心,你不用擔心我會對你做什麼,我對人類的好奇心沒那麼大。」她將茶壺的水倒進一個馬克杯裡隨後往前遞給酒吞。酒吞對那杯茶看了許久,因為茶水顏色是濃重的綠色,味道也從來沒聞過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酒吞看著茶水,手有些隱隱發顫,見到這情況紅葉再次搖搖頭,「快點喝了,裡面沒下毒。」見到他還是不喝,紅葉發出了嘖的一聲,拿過另一杯子到進同樣的液體一口飲盡。

  「唔,好燙。」紅葉喝完後摀著嘴說到,「早知道剛剛就喝一小口就好。」見到此況酒吞小小地笑了下,將嘴靠近杯緣抿了一口,進入嘴裡的味道出乎意料的很好。

  「我叫酒吞。」看來這傢伙不是什麼壞人,酒吞心想。

「過去」 [晨曦公主/澤諾/時間私設/OOC]

  從窗戶往外看,月光灑在瑩白雪地上,看起來冰冷無比。


  伸手環抱自己,渴望給自己一點點,哪怕一點點都好的溫暖。


  屋內唯一火堆閃爍者照亮狹小空間,僅僅只是光亮便是難得來的物品。


  過了許多年,並沒有像當初期許一般變得更好,反而因時間過去,連那微薄希望都沒了。


  還記得四年前的你坐在我現在旁邊,拉緊破舊棉被,與我一同欣賞難得平靜的雪景。


  「天氣更冷了,記得要多加件衣服。」你將手從被窩中伸出,握住我凍得泛白的手,柔聲交代著該怎麼做。


  「好,會記得的。」顫著聲音回答,分不清是因為凍得還是對未來茫然造成。


  你長長吁口氣,有些抱歉對我說,「雖然早已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但我還是有點害怕呢。」


  伸手擁抱住他,冰冷身體不停傳達出主人即將消逝這件事。


  「沒事的,別害怕。我一直都在。」除此之外,無法說出口其他話語。


  無法讓你活著,體驗更多事物,帶你在這世界走遍。


  你笑了笑,緩緩閉上眼,「謝謝你在最後陪伴著我。」


  握緊你的手,一天兩天、一周、一個月、一個季節,缺少主人的身軀逐漸腐敗,直到最后變成白骨。


  內心突然閃過一瞬間的後悔,如果當初沒有答應,該有多好。


  最終放開了手,抱著幾乎沒有重量的白骨走去有著花朵盛放之地,下葬。


  思緒突然回到現在,體內感受到一股不同與以往感受,站起身來看著四周開口到,「我走了。」


  再悲傷也不能抗拒使命,等結束後我會在回來的。


—————————————————————

其實我想寫弦亞,可是不敢(ToT)/~~~


[晨曦公主又譯拂晓的尤娜/無CP/四龍/段子/溫馨] 上篇

這文也這文也是以前的東西了#

很久以前的文,但還是希望能夠被人喜歡XD

歡迎提出可修改處

全文包含四龍加尤娜五篇超級短文,此篇只有澤諾、翟鶴、季夏

-------------------------

 澤諾

  拍拍手中的塵土,放眼望去這片美麗的淨土上顯目的突出六個墓碑,上面刻著主人身前的偉大事蹟以及名緯。

  「悠也離開了,我到底還要多久才能死呢?」自殺早在遇上這群年輕小伙前就試過無數次,現在早已放棄用這種方式死去。

  突然感覺到身體越來越輕,低下頭一看,身體竟漸漸地變得透明,一陣風吹過來腳跟著風變成沙遠去。

  「诶诶?」腦中一片空白,對眼前的一切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這是為什麼?

  腦中漸漸有了原因。

  大概是因為任務達成了吧,緋龍王已經重回天上,不再連戀人間,為了守護緋龍王所以成為不死之身的我已經沒有繼續活著必要。

  「真是自私。」抬頭對著上天口中輕吐口中怨言,沒想到見到了尤娜他們。

  悠不可思議地看著我,「我不是眼花吧!」伸出手輕摸悠的頭,確實地摸到,並不是幻覺。

  「我回來了。」笑著對大家說,能見到你們真好。

  等等去找找他們吧。

 翟鶴

  明明,約定好了要去看櫻花,現在卻躺在這啊。

  好討厭自己這樣無力,一直以來最討厭的就是無力的弱者,弱者就是會被欺負,所以要強壯起來才行。

  沒想到我會這麼早離開,很快就能見到季夏了吧?

  季夏如果沒來找我,我一定會去扁他的。
  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淡淡的卻感覺的出很開心。
  這一晚,一頭綠髮的男人在朋友的圍繞下微笑的閉上雙眼,安詳的睡去。
  這一晚,櫻花開的繽紛燦爛,在月光的照耀下好似散發淡淡柔光。

季夏

  「季夏,明年我們再來看櫻花好不好?」公主將我幾乎喪失感覺的手握住。
櫻花啊。
  「好啊,明年再來吧!」明明心底知道不可能了,但為了讓對方安心都承諾不可能實現的話語。
  「 小尤娜想看櫻花跟我說一聲就好了嘛。」翟鶴嘴角勾起,笑著對我說,  「我跟那小子一人帶一個剛剛好呢!」
  「你確定你還跳的起來嗎?」忍不住吐槽回去。
  「明年你就知道了。」翟鶴狠狠的瞪向我,只是眼眶明顯泛紅還帶水氣。
  「不准吵架阿,你們有次吵到把帳篷給拆了,你們在搞一次今天就沒晚餐吃啊!」跟著澤諾走進棚內的悠雙手環胸的說著。
  「那次我有幫上忙呢!」澤諾在一旁笑著說道。
  聲音原本就要聽不見,現在已經聽不見了呢。
  視線也越來越模糊,只剩下光還能分辨。
  右手吃力的握一下,不再是鱗片的觸感,變成凡人了。
  「有你們在真好。」
  爸爸會來接我嗎?
  應該會的吧!